“教育是最好的投资”,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对教师的投入。千百年来,尊师重教在中国拥有最深厚的民意基础,这正是本轮改革的坚实底座。当然,教育财政的蛋糕并非无限大,改革需要循序渐进、分类施策。以教师地位待遇的改革为抓手,培养一批教师、补充一批教师、激活一批教师、调配一批教师,我们就可以为下一代储备更多更优质的“灵魂工程师”。

二是结构性矛盾还会依然存在。集中表现在一定程度上的招工难和一定程度的就业难并存。从招工的角度来讲,一些用人单位的普工和技术技能人才的招用面临短缺的状况。从人力资源市场状况可以看出,技术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比较高,在2左右的水平。从劳动者的角度来看,有一部分专业的高校毕业生,还有一些大龄、低技能的劳动者找工作相对比较困难。我们发现有一些高校毕业生找好工作比较困难,求职者的技能和用人单位的需要人岗不匹配的问题存在,所以就业的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