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余三分之一的分析师观点比较分散,包括增加基建支出和进一步减税。

用澳大利亚储备银行行长菲利普·罗威的话说:如果煤炭限制是澳中关系更广泛“恶化”的标志,那将对澳大利亚经济产生巨大打击。